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2250298222的博客

相识是缘,人生如一本书,需静下心来细细品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09年瑞禄给我的信  

2013-02-28 15:17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的范文 刘瑞禄给绿叶的信
虎啸山林引用 2009年瑞禄给绿叶的信

引用


绿叶2009年瑞禄给我的信

2009年1月1日

 

绿叶兄:

我细细地、认真地、反复地诵读了你写给黄衍柏先生的信(姑且称之为信),深感震撼。好家伙,你的行文直如如万炮之排空,惊雷之贯耳;其措辞之激烈,立意之绝决不啻骆宾王之《讨武瞾檄》,真乃嬉笑怒骂,酣畅淋漓,在你来说,压抑多年的愤懑之情,终于一泻而出,骨鲠在喉,岂能不吐?!但我却不以为然。你想听听我的拙见么?那好,请你稍安勿躁,待我慢慢道来。

一、你我五十年相濡以沫,对你,我知之甚深。你绝不是一个心胸狭隘,睚眦必报的人。在为人处世方面,你一向是待人宽,责己严,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;你少年老成持重,青年意气风发,中年豁達大度,晚年宽厚慈祥,给冥顽如我做出了表率。你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十几年里,不改初衷,一如既往。作为医生,你悬壶济世,泽及乡里,冒着杀头的危险也要把几百个中毒的民工从死神的手中解救出来,当权者对你讳莫如深,而你却淡然处之,绝无怨言,表现出‘医者父母心’的风范,在乡民的心里树起一座丰碑,即使用“大丈夫”字眼来衡量你,你也当之无愧,这就是小弟眼中的你。然而,这一次我却不得不对你说,我很失望,你肝火太盛,太不冷静了,也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这与你平素性情迥异,甚至大相径庭。你愤不择言,对黄衍柏先生出口不逊,多有唐突之处,这为我所不取。对一个人的评价一定要慎之又慎,因为这关乎一个人的名誉和声望,决不可等闲视之。到目前为止,对黄衍柏先生,我们只知道他在一九六五年给《绿叶颂》一文定性为:“表面上以绿叶为歌颂对象。实质是鼓吹反动小集团的成员反革命到底的顽固性”,“反动分子要把反动立场坚持下去。没暴露、没受到人民惩罚的家伙,要继续大干反动勾当,以使他们的反动力量壮大起来。暴露了,受到人民的惩罚的家伙,也要心甘情愿的烂下去,不要暴露别人,还要为培养其他反动分子出力”。

除此之外,对黄先生就一无所知了。毫无疑问,这是对“绿叶颂”一文的肆意歪曲,是‘想当然’,是‘莫须有’,确有‘指鹿为马’

陷人以罪的嫌疑。由于黄先生的‘一锤定音’揭开了一场人生大悲剧的序幕,从此,我们的生命历程便与‘噩梦’和‘炼狱’结下了不解之缘,几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这样看来,是不是就可以把黄先生视为这一冤案的始作俑者呢?窃以为不可。众所周知,“文革”前后的十几年是一段是非混淆,人妖颠倒的特殊历史时期,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”已成为那个时代的政治特征,即便没有黄衍柏先生,也会有李衍柏,王衍柏出来为“绿叶颂”定性,这是政治需要,定性的人一定会“应运而生”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不幸的是时代选择了黄衍柏先生。 “绿叶颂”这样一篇出自文学少年之手,与政治并无密切关系的文学习作被某些当权者选中作为“反革命纲领”是时代的产物,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。黄先生未必是始作俑者,充其量不过是“枪手”和被人利用的“政治工具”而已,真正的始作俑者是那个特定的时代及其代言人,即盘踞在我们党内的一群位高权重的极左分子,他们唯恐天下不乱,在他们的眼里除了他们的亲信之外几乎人人都有反革命的嫌疑,其实,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动分子,因为他们反人民,反人类,反人性,反历史,反真理,是一群不折不扣的政治垃圾。我并非为黄先生开脱,黄先生也未必需要我为其开脱,我和你都是“绿叶颂”案的受害者,但我及我的家庭受害尤甚,我亲爱的兄长无辜被株连致死,我也九死一生侥幸地活了下来,难道我就没有切肤之痛?精神麻木了?否!远不是这样。我之所以持审慎态度,盖因我深知一个人的言行会给社会和个人带来正面和负面影响,一个无心之过也能给他人造成极大伤害。因此我建议:你和我都应当站在历史的高度去审视那一幕惨剧,纠缠个人恩怨会模糊我们的视线使我们看不清历史的真相。我们应当客观审慎地看待黄先生,庶几不再重蹈黄先生的覆辙。这需要理智,勇气和博大胸怀。时至今日,黄先生也许不曾料到他对“绿叶颂”一文所做的评语,竟无异于一纸政治判决书,质化成我们永久的恶梦,使得我们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,一人惨死,两人坐牢。那人格的侮辱,精神的摧残,使我们深深地领略了现代监狱的文明,也领略了所谓“阶级斗争”的残酷无情。

生离死别也未能熄灭心中的信念之火。我们仰无愧于天,俯无愧于地,何尝有一时一事愧对党和人民?追求真善美何罪之有?我们坚信:祖国绝不会永远沉沦下去,党绝不会容忍野心家窃国夺权,邪恶取代不了正义,黑暗终将过去,光明就在前头。

我们恢复自由的时候,已是身心俱疲,青春早逝,学业荒废,身无所长,可我们毫不怨天尤人,而是痴心未改,纵然力有不逮,绝不放弃报效祖国的机会,为党和人民尽绵薄之力。现在我俩都已退出主流社会,进入边缘群体,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放弃社会责任了,可以颐养天年了,可以随波逐流了,不!只要我们一息尚存,就不能卸掉肩上的责任。    

 今天,祖国早已从恶梦中醒来,党已拨正历史的航船,带领我们驶向胜利的彼岸。我们的神舟飞船胜利地完成了太空行走,两个“奥运”的成功举办向世人展示了祖国的伟大气派,汶川大救援显示出我们中华民族的巨大凝聚力、大团结和大爱心。面对如此辉煌,还有什么个人不幸不能放弃?还有什么个人恩怨不能释怀?我想,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也许还来得及看到一个繁荣昌盛,强大美丽,民主和谐,充满生命活力的大中华屹立在亚洲的东方,象光芒万丈的太阳照耀着全世界。这就是我们从孩提时代起就开始编织的一个美丽的梦,为了实现这个梦我们几乎粉身碎骨,万劫不复。现在,这个梦就要实现了,让我们忘掉过去的苦难,为她欢呼吧,为她催生吧。

二、你的信反昭示出你嫉恶如仇的性格和勇于惩恶扬善的精神。这并不错,完全值得肯定。但是,一个人的善恶,不能仅凭一时一事就能盖棺论定的。就黄衍柏先生而言,在“绿叶颂”问题上的确是错了,而且错的离谱。

吾生也晚,在辽宁大学学习和生活了十有余年,竟不知十步之内,必有芳草。未能亲炙风范,如入宝山空手而回,深以为憾。我与黄先生咫尺之遥,尚且失之交臂,你远在锦县一隅,又哪里有机缘亲聆黄先生教诲,沐浴绛帐春风呢?故而我们对黄先生的品格操守,道德文章,概无所知。 直到“绿叶颂”案平反昭雪之时始获悉所谓“反动纲领”云云实乃黄先生一言阶之厉也。匆匆二十几年过去了。世事沧桑,人生多变。遥想当年,铁窗风冷,大夜弥天,抚今追昔,恍如隔世。想必黄先生人面桃花,风采依旧。不知是仕途得意?还是学有专长?抑或二者兼有之?以黄先生政治嗅觉之敏锐,学术上亦必有超凡脱俗之建树,或许早已跻身大师之列矣。先生已逾“耳顺”之年,颟頇如我,容或有措辞不当之处,先生其谅之!  

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? 即使是圣贤,也不免‘失之子羽’。然而一时错不等于时时错;一事错,不等于事事错。’过则勿惮改’,‘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’,这是做人的起码道德。先生达人,一定有‘闻过则喜’之雅量,当不会以我之浅陋为忤。从善如流,何乐而不为?        知人论世最忌以偏概全。对任何人任何事都要看始终、看本质、看主流、看大节。批评的宗旨应当是警世劝人,而不是致人于尴尬的境地。遵此,则庶可对黄先生做如下的揣想:

(一)在《绿叶颂》案后的几十年内,黄先生再也没参与类似事件,也没写过“刀笔吏”式的文章,自然也就再没发生《绿叶颂》案一样的悲剧。

(二)当初,先生在写《绿叶颂》评语时完全没有料到这个评语所引发的严重后果,也可能有“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”之苦衷。

(三)在所谓“政治挂帅”,“阶级斗争”的年代,笔者不能不受极左思潮的影响;政治上的诉求,冲击了理智,良知和判断是非的能力。有‘幸分一杯羹’的嫌疑。

(四)知识分子的劣根性:少数知识分子承袭了传统文化中最糟粕的思想性格:傲下谄上,趋利避义;总以当权者之是非为自己之是非,以自己阴暗之心理去揣测他人之心理;苟利我者则讴歌之,赞颂之,不利我者则鞭笞之,陷害之。且又寡廉鲜耻,无所不用其极。而于传统文化中之最具价值者,如“仁者爱人”,“民为贵,君为轻”,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的做人标准则视之如水火,弃之如敝屣。

我想,黄先生之失于以上三点或可有之,至于第四点,我宁信其无。因为这是显而易见的:我们与他素无瓜葛,亦无恩仇,更不是他人生道路上的绊脚石,怎么会忍心故意加害呢?

唯一令我不解的是:区区一篇小文既不曾公之于世,又绝无政治色彩,黄先生竟能解读出“反动纲领”来,这个谜团我始终未能解开。我曾经换位思考,以先入为主,假设该文是“反动的”,然后上挂下联,左思右考,层层分析,字字推敲,结果也没能形成“反动纲领”。是不是我太欠缺想象力了?还是我的思维太逻辑化了?倘使他日有幸能与黄先生谋面,我一定恭敬地向他请益,解我蒙昧。

我写了这么多你未必满意的文字,眼球也疲劳了吧,没有关系,可以再议嘛。

     总之,对黄衍柏先生不能轻薄为文,口无遮拦。应秉持与人为善,弄清是非的态度,平和地,友好地,理智地交换意见,即使黄先生不认错,那也无妨,认识真理总要一个过程。何况公道自在人心,道义的力量对于邪恶固然显得有些苍白,然而对于一个真正的,有良知的高级知识分子来说那已经足够了。当然,文过饰非,自欺欺人者大有人在。但我相信,黄先生绝不会是这样的人。他岂有不知“过也,人皆见之,及其更也,人皆仰之”的道理。

还有,我要郑重地提醒你,你在给黄先生的信中多有粗鲁话,小儿科语,有点儿失态了,至于这样吗?诸如, “小人”,“子系中山狼,得志便猖狂”,“不是威胁你,我们的能量也是很大的,首先告诉你,刘瑞禄就在沈阳,你或许认识他,他可是了不的人物,呼风唤雨,大地起惊雷,一帮儿女,那一个都是重量级——不是拳击手——是他们的社会地位。” ,“我们的哲学家——期待着你。他是你们辽宁大学的名人,是七级以上的人物(是地震级)我借用了”

哥哥,你要说什么呀,拉虎皮吗?你不会不知道“社会地位”不等于真理,况且也谈不上有什么“社会地位”。你又说我“了不得”,我哪里了不得了?我哪里有“呼风唤雨”的能量?,我既不是“哲学家”,更不是“名人”,不过“一介书生”耳。上面我摘引的这几句话粗鄙不堪,带有强烈的“文革”气味。幼稚,胡闹!

建议你将类似的话语尽可能删掉,代之以朴实文明的语言。不要自损形象,贻人以口实。

最后,我要说,我们都是过来人,没有什么看不开的。因为我们心中充满着“爱”,爱祖国,爱人民,爱党,爱家,爱亲人,爱朋友,爱社会,爱自然,爱人类,爱生命,爱生活。这不是一般的爱,是刻骨铭心的爱,是充满人性的爱。没有爱的世界是荒凉的,没有爱的生命是脆弱的。爱能医治灵与肉的创伤,爱能洗涤一切灾难和不幸。

大爱无私,大爱无疆!

弟 瑞禄  谨上。

注(一):(近检视旧箧,得五绝一首,记云:“八月望后一日,自晨至夕,凡三审,唇来齿往,大言恫吓,理无可

 

辩,惟胸无点墨,期期艾艾,比之绍兴师爷犹等而下之矣。且俟之明日。。。”。姑录于兹,想见彼时狱中心境:

神州板荡日,铁窗风雨时,荣辱等闲事,死生两由之。)

注(二):欲与网友共享,可酌减,如呈蓝色一段。

 

 

相关日志

·西塞娜:男人心中的痛

·黄耀红:名师(专家)崇拜与中小学教师群体的思想贫困

·因遭遇屏蔽给一叟的信

·老师的话

·浅说阶级和阶级斗争

·黄衍伯亲人?恶人

 2009-01-01 01:01


  评论这张
2009年瑞禄给我的信 - 2250298222 - 2250298222的博客 转发至微博
2009年瑞禄给我的信 - 2250298222 - 2250298222的博客 转发至微博
2009年瑞禄给我的信 - 2250298222 - 2250298222的博客 0人  |  分享到:        
阅读(161)| 评论(4)| 转载 (0) |举报
 
引用 简单的图片加字
 
引用 珍稀动物奇观
历史上的今天
别了,我的偶像——孙道临(转摘)2008-01-01 10:54:33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